落网:归来的季节

好多年了,时不时还会习惯性的从收藏的网址里面点开落网,即使知道每次打开都是空的,也不要紧。今天上...

瑞幸咖啡的设计

我原来从来没有关注过瑞幸咖啡,总觉得是蓝瓶子嘛。但是最近打开了公众号以后,发现大错特错。我存了一...

我们很好

不是说国货突然火了,国货就好。国货本来都不差,差的是一次机会而已,只不过是因为疫情和水灾把事放大...

只要不在紧凑地生活就好

我其实并不想出门。我只是喜欢四处游荡,漫无目的,听听大雨滂滂,唠两句闲磕,把手机屏幕戳得仿佛可以...

成年人没有这样的资格

因为技术的问题,博客关了好久,慢慢的都快忘记它的存在,直到昨天找素材的时候偶然看到一个曾经的博友...

小米新logo花了200万,你觉得值不值?

雷军花二百万做logo,你觉得亏了,我觉得赚了,大赚,太赚了。 雷军要的是什么?雷军要的是小米品牌的...

愿所有孤独的人们都能长夜无梦

  关于晚安的歌有太多太多,但我独爱⿇园诗⼈的《晚安》。 这个来⾃云南的乐队,声⾳⾥好像有⼀种...

我也一直幻想遇到一个果儿

其实摇滚乐虽然才发展半个世纪,但是摇滚乐的演变速度是很快的。到现在为止,作为摇滚乐的痴迷者,我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