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的人生我自己慢慢过吧

我又回到这个城市了。一样的风,一样的公交车站,一样的路灯和楼群。好像都是熟悉的路,一起走过的地方,所有的记忆都不是空穴来风,都是如期而至,我早想过我是如何都接受不了的,只是没想到是这么不堪,其实每个人都是这样,跟别人说的头头是道,到了自己却是没什么道理可言。我忽然就像失足掉进了海里,没有人知道的悲伤和绝望。带着被欺骗的曾经深深坠入深海,也好想就这样死去。其实都是自己不愿意忘记,总抓着回忆不放手,只是先离开的人总是不记得。毕竟在爱情里都有一个人要守着回忆好多年,只是我刚好没那么幸运。我知道会忘记的,只是时间好长,长到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消磨殆尽。

卡特,一名记录者

1993年,凯文·卡特(Kevin Carter)同另一名记者西尔瓦(Joao Silva)一同来到苏丹,前往苏丹北部的伊阿德村采访当地的饥荒和战乱。联合国的工作人员正在当地分发食物,于是两名摄影师得以拍摄前来领取救济的百姓。但卡特不久之后就被遍地的饥饿所震撼,于是来到附近的灌木丛中想放松一下。然而他却听到不远处传来哭泣声,循声而去他发现了这个前往救济中心的小女孩和跟在后面的秃鹰。卡特本想拍摄秃鹰展翅飞起的场面,等了一阵后只拍下了秃鹰站立的画面,随后卡特赶走了秃鹰。

有些事我一直这么执着着

跟小侄子开了视频,看到他给我发的照片,忽然想起赵雷的再也不去丽江。我又把他的歌都听了一遍,好像还依旧那么喜欢听他的声音。

Uber CEO卡兰尼克:我还会回来

6月21日,据《纽约时报》消息,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 )辞去CEO职务。北京时间15日晚,卡兰尼克曾做出无限期休假决定,他告诉员工们,“为了悼念他刚刚去世的母亲”,将休息一段时间。此前Uber一直面临着高管出走难题,截至目前,该公司CEO、COO、CMO、CFO均已离职。卡兰尼克在对《纽约时报》的回应中表示:“我热爱Uber远胜一切事物。现在是我人生中的艰难时刻,我已经接受了投资者的要求,辞去CEO一职使Uber不再受到其他斗争影响,并回归正轨。”

好像忽然之间我变得不像自己了

好像忽然之间我变得不像自己了。
好久没喝过的碳酸饮料不那么喜欢了,曾经会在茶几上装满零食,曾经会把床铺叠得整洁,曾经有很多的布熊和娃娃,我都不再喜欢了。像困倦的蝉,戛然而止。如渴死的鱼,被说成了合不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