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风景

  1,566 次阅读

CONTENT

去年平安夜,昆明南屏街弥漫着节日的气息,圣诞帽,带白色毛边的长袜子,各种漂亮的礼品。最多的还是牵着女孩儿手的男孩子和依偎在男友身边的女孩子,空气都是甜甜蜜蜜的。我,单身一个人,像夜游的精灵,在人丛中穿梭,没人在乎我,我也并不在乎其他人,他们有他们的快乐,我有我的快乐。我去JX辞去工作之后,带着我的资料,简简单单从公司走出来。逛完学府路,就上了1路车。人不多,可我愿意站着,抓着扶手从车厢的一端走到另一端,看耀眼的灯光,看流动的人群,还有路边假扮的圣诞老人,我喜欢这样一种歌舞升平的景象,喜欢用第三人称的方式去看这座城市.

    坐两个站我就下车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只是想走走,一个人走走,我几乎爱上了单独奔走的感觉.我喜欢用飘,划过,穿插.这些字眼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不带任何情绪,我就这样从街头消失,不留痕迹.似乎把自己推向一个无助孤单的境地便是目的,让自己在尴尬狼狈的状态下不亦乐乎。现在,又是这样。我在到达一个城市的时候充满了新奇与挑战,不管我是第几次到达;我在离开一个城市的时候充满了轻松与快乐,不管回来时要面临什么。
     第二天一早接到DF面试通知,地理位置不太好,结果找了半天才找到.我到的时候,df门外是已经等候多时的求职者,僧多肉少,我不怎么看好这份工作.坐在接待大厅长椅上,我看着他们紧张的样子,我反而平静了许多,或许此时的我已经麻木了,被生活,社会给麻木.
    从DF出来的时候,我去学府路的那家面馆吃拉面,五块钱一碗,不算太贵,但比起我小时候就贵太多了,我记得那个时候一碗米线也就两元钱.这是一家小店,铺面不大,刚好够放五张桌子.
     阿飞,这么早就下班了呀?老板一边拉面一边跟我说话,我和老板很熟,因为我大部分中午饭都是在这里解决的.我从JX辞职了,现在没钱,老板你可要请我吃饭哦,我和老板开着玩笑坐到了那个几乎属于我的座位上.我喜欢这个靠窗的地方,这样以便于我更好的看到外面街景,此时小店的安静与外面的喧嚣是截然不同的.
不多时老板就端上一碗热腾腾的手拉面到我面前,依旧是加了很多牛肉,香味儿淡淡的却不失口感,一切都没变,突然感到很温馨,谁说无奸不商呢,至少我就觉得拉面老板就不是奸商.__没什么生意,老板也做到我旁边和我说说家常,他告诉我,准备再加两张桌子,把靠墙的地方摆满."两张桌子起什么作用,你就是瞎忙",老板娘从里面说着话出来.然后有对我说道:阿飞你真的辞职了呀,JX的工资还是很高呀,你干嘛辞了它呢?老板娘热情的问道.我说,没什么啦,就是做了太常时间觉得厌倦了,想换份工作.
    老板娘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不怎么漂亮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红光,却也增添了许多魅力,许是因为马上要做妈妈而高兴,或者是她真的很幸福,拉面老板很爱她,一家人经营着小小的幸福,我突然很羡慕他们.
     从小店出来却下雨了,我拒绝了老板娘给的伞,因为我第二天将离开这个地方.那天晚上是淋着雨到住处的,疯狂的想要释放些什么东西.
    第三天,我意外的收到DF的电话,说我面试通过了,叫我尽快过去办入职手续,以及一些培训.我正式成为了DF的一名员工.这一做就是一年.可一年后我还是辞职了,当然这是后话了.我一直没有停止过自己的脚步,或许有很多人不理解,也像我的好朋友小白一样,他就认为我的辞职是一件由于大脑发热之后引起的不良反应.

我不管别人如何嘲笑我,或者鄙视我,或者一个个从我身边默然的走过。我始终没有动摇过我自己的信念,我要去实现自己的梦想!然而,纵使我有千辛万苦我都不怕,我害怕的是自己越执着就越孤独。我的心情并不怎么好。刚刚准备看《寂寞的清华》它的题记是这样写的:“我知道风从哪里吹来,所以我知道自己要去何方,我渴望像风一样的自由。”给我感触很深,其实我也有一颗同样渴望自由的心。

七月的某一天.加班到很晚,清晨醒来,我听到了沙沙的雨声,又下雨了!我对雨特别敏感,因为我的多愁善感跟雨有很大的关系。简单的洗漱之后,我出了门,那是我最后一次到DF上班,因为我早已经厌倦了这份工作。

记得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并不大。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做公车而是选择了走路,轻轻地踱着步。小道上落了些叶子,头夜起风了,给昆明添加了些凉意。早点店早早的开了门,却未曾迎来第一个客人。从大落地玻璃窗里看进去,做面包的师傅在忙碌着,我习惯到小店了吃买两个热腾腾的馒头和一杯豆浆才去上班。可能哪次新来的老板比较吝啬,豆浆里并没有放很多糖,不再是原来那甘甜的味道。变淡了,似乎在一瞬间。走出了早点店,向着公司的方向走去。在小道上我拾起了一片落叶,放在兜里,我想接下来将会迎来一场雨,这一地的落叶将不复存在!

当时老板娘在看报纸,几个同事在悄悄地用电脑偷菜,小心的样子,不知道是怕晚了菜被偷完,还是怕被老板娘发现,月底的时候扣工资。

把辞呈给了老板娘,她并没有过多的反应,似乎早已经知道我要辞职。想好啦?她问.恩,我回道.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可是也要有实力才行。对于她的这种说法,我嗤之以鼻,我早就受够了。这个月我做了十二天,她并没有打算给我工资,我知道她是不可能给我这几天的工资的。

在老板娘带着近似嘲讽眼神和几个平时相处不错的同事挽留的目光中我走出了公司。我不知道那几个同事是真心挽留好事怕以后少了替罪羊而下意识的挽留,那都是我不得而知的,但是我知道老板娘一定在办公室了高兴呢,因为下个月她有可以少支付一分工钱了。我想这会儿她肯定在想等下班就去女人街把那套中意了很久但是一直舍不得买的真丝内衣买下,但是这些都和我无关了。

出了大厦,迎面吹来一阵寒风。我打了个抖,把衣领拉了拉,但还是觉得冷,这身衣服俨然无法阻挡寒风从衣领和衣袖里对我的侵袭。这是我最后一次出现在XY.

    同年八月,我来了工商学院,成为了10级学设计的一名新生,那个时候还不叫工商学院,叫EINSUN,我很喜欢这所学校,虽然它很年轻,但是却是安静的.很适合我,最大的缺陷就是学费太贵,这也成为我在这个学校的困难,当然这是后话.
      如今我在EINSUN已经快两年了,它改变了很多,渐渐地人多了起来,不在是安安静静的了,地上也多了很多垃圾,不在是那样的干净整洁.而我呢,却适应了它,不适应的仅仅是那些改变以及那些带来的新奇!
       PS:2011年11月13日20:21:03修改

Comments | NOTHING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