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亲一起抗癌的那几个月(一)

  3,018 次阅读

CONTENT

日记 / 夏小姐

2014年3月5日,父亲确诊为左肺鳞癌晚期, 这无疑对我们家每个人来说都是晴天霹雳,打破了原本平静的生活。3月7日交接好各项事务赶回昆明,开始了我生命中一段刻骨铭心的日子。

见到父亲,父亲很平静,又或许我知道他在想什么。这段时间里,我和母亲有眼泪、战战兢兢、痛苦和不知所措,尝遍了一整个人生的负面情绪。在医院的这段漫长日子里我和母亲变着法逗父亲开心。写到这里,我觉得我很心疼我的母亲。

时间过的很慢很慢,我们各自都小心翼翼,包括父亲,我们都害怕揣摩对方的微妙情绪。直到五月,回福州后,本来就放心不下的我再次从主治医生那听到父亲病危的消息,那一刻记得在万象城我摊在地上,外面在下雨,一边抹眼泪一边和母亲通电话让她不要担心。

离开昆明的七天后我再次回到医院。那是凌晨三点,我一个人走过医院黑漆漆的大楼然后坐电梯,我一点都不害怕。我走进父亲病房那一刻,父亲哭了,那个曾经的“黑豹子”刀枪不入的父亲哭了,我故作淡定没有讲些什么特别的,当天下午签了医生给的病危通知书。

我清楚希望很渺茫,那会,我会哭,可是我好淡定,我知道自己绝不会接受这个在别人看来就是事实的结果,包括母亲。母亲和舅舅他们商量起什么时候接父亲回去…我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我相信父亲不会有事,尽管整个科父亲是最重的病人,尽管医生说他们尽力了。后来才知道父亲也一样,他很坚定的相信自己命不该绝,就像我很坚定的认为我会是那个最幸运的孩子。

父亲得救了,我们的内心战胜了病魔。一个中产阶级的家庭,从富裕的生活到赤贫只需要一场大病。现在真正去相信老师那句“有钱不能获得健康,只有懂得如何维护健康的知识才能拥有健康。父亲躺在手术台上,被麻醉前的那一刻,我们全家人都深切的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因为马上生命就不由自己做主了,而要交给别人几个小时。

未完待续……

[chat]【夏】的爸爸病情终于有了好转,大家都松了口气。特别是【夏】和她妈妈,为此都流了很多眼泪。不过事情总是会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一直相信,正如【夏】说她自己总是最幸运的一样。那么我们一起加油,为了健康,为了活着,为了家人![/chat]

 

Comments | 3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