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欠你一句对不起,却再也没机会说了

  233 次阅读

CONTENT

2018年3月27日 天气:晴热。在经历了数日的阴风怒号、春寒料峭后,气温再度回升。近日最高温飙升到29摄氏度。仿佛直接进入了夏天。中原无春。

周末,做了长长的离奇的梦,有一些不该出现的人出现。然后,就在很深很深只剩我一人的夜里,鬼使神差地翻了你六年前的微博,好在,你没有删,连每一条评论也都还在。一条条看过去,想起了很多本以为已经忘却的事情,书签,D大调卡农,落雨的黄昏的等待,以及,我们还可以并肩坐在一起绝望而寂静地聊聊天的最后一个夜晚。

那晚,你穿了一件红蓝相间的细格子的法兰绒衬衫,洗了头,身上也有香味。你说,你是把洗头膏当作沐浴露用了,我说,怎么能这样呢。

我忘了那是什么香味了,只记得那是十分独特的香味,只记得那香味让你在我心里定格。你是放荡不羁的男孩,可那香味又让你在我心里留下的永恒影像显得那么干净细腻,遗世独立,多愁善感。

那晚,你消失的那个路口,如今是油城诸多车流量很大的十字路口的其中之一,只是已不在我日日上下班的必经之途。你的背影,上身长下身短,迷彩纹样的短裤,走远了,消失在夜色里。你是往左走了还是往右走了?我不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你。

知道那种不得不背叛却又根本没机会解释的滋味吗?太难受了。我欠你一句对不起,可是,却再也没机会说了。

好在,你的微博还在十分寥落地更新着,我有时会在深夜搜索你的名字进去看看,便觉得你还在,便莫名觉得不孤单。

如今,你已成了我心里陈旧而珍贵的一角。我不愿任何旁的人走进来。即便你已经忘却,即便你还在误解,即便你早已连愤恨都不愿。我会时常想起那个快要下雨的阴天,你对着电脑专注地敲击键盘的侧脸,紫色的立领POLO衫,嚼着口香糖,突出的喉结,嘴唇小小的,丰腴而红润。你结婚四年了,应该已经有些胖了有些沧桑了,可你在我心里,却始终是这个年轻的样子,始终不会老。

走过新华街,看到一些经过了二十多年都还是一模一样的童年。趁着中午的间隙伏在电车座椅上赶作业的小男孩,明明想接过阿姨递过来的冰棍却又怕妈妈阻拦的小女孩,一边为后座上的孩子举着吊瓶一边却还稳稳地骑着自行车的父亲……有些东西,时光终不会将其改变。

不知道都忙了些什么,感觉不会给自己做减法了,融入不进生活了。

可是有些东西一定要坚持下去,譬如钢琴。往往是迂回徘徊了很久,感觉自己再也弹不熟了,进入了死胡同,可就在不知不觉的哪一次,手就不那么容易酸疼了,流畅的乐句就流淌而出了。

无他,唯手熟尔。

现在我还差太远,等有朝一日我达到能够练D大调卡农的水平了,我一定要弹下来,假装你在听。

文/语露

Comments | NOTHING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