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夏小姐的最后一个故事

  7,408 次阅读

CONTENT

 文 / 张晓晗 (注:文字和图片均来自张晓晗,转载请注明)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姑娘问过自己的男朋友,会不会永远爱自己。至少我问过。在爱你的时候,他们一定举手发誓承诺着。可是等到分开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要的不是永远,你只希望他此刻坐在你身边。——张晓晗

在《除了爱,我们什么都不会》中,有三篇关于老夏的故事,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篇,这本书近期火热上市,这些故事曾被千万人看过,无意间在荔枝FM上听到这个故事,喜欢,分享出来希望你也一样喜欢。

Part1

我去北京出差,老夏来找我,带我出去吃饭。她在北京买了一辆车,还没上牌照,她仗着没有牌照就拼命地开,开错,乱转,再大摇大摆地倒回来。

我对陌生城市都很没安全感,特别是北京。紫禁城在我心中太威严,好怕一个闪失被抓起来就再也出不来。我对北京有三个特别深刻的印象,第一个就是《我爱我家》里的梁天,让我五岁的幼女心为北京小爷懵懂;第二个印象是课文《十里长街送总理》,当时我就想北京真大啊,有这么长的街,后来某个冬天我和一个北京小爷溜溜达达也把这十里走下来了,天安门没那么大,街也没那么长,走到头还没暖和过来;第三个印象就是电影《末代皇帝》里,溥仪骑着自行车,想要出宫门,公公不让,他围着皇宫怎么绕也绕不出去,最后带着愤怒和无奈把自己的小老鼠摔死在城门上。那个时候我很小,不知道什么是“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但是眼泪顷刻而出,那是一种人类的本能,释放发自内心的压抑。我很害怕,很伤心,一直问同看电影的我爸,那个小老鼠真的死了吗?还有得救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些,但是几个晚上我都想到那只老鼠,为它感到沮丧。也可能是为了末代皇帝。我跟老夏说,你让我下车,到底去哪儿,我打车和你会合。她白了我一眼,你没看过北京的哥的段子吗,这个点我把你扔到路边你也是打不上车被热死,不比坐我的车安全,你什么时候这般惜命,当时坐那谁的车……

她话还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正好是一个红灯,她一个急刹,安全带勒得我感觉快把胃吐出来了,我也不再说话。她自然地打开广播,让那些听也没听过的流行歌曲填补我们之间的沉默。


Part2

我发现现在的流行歌,我都没听过,好像高中毕业后就告别了广播。周杰伦现在出到了哪张唱片,主打歌是什么,现在哪个男子组合让少女最着迷,我都不知道。

老夏想说的是什么,我们都很清楚。也就是三年前,我们一周里起码三天在酒后驾驶。那谁开车,我们想各种办法帮他混过酒驾测试。我们派对不断,感情混乱,都是彻头彻尾的混蛋。那谁把车开得飞快,老夏把头从窗户里探出去,唱歌大笑。

那谁说,你小心点,一会儿来辆车过来,你脑袋就能少一半。老夏说,我不怕死。那谁又问,你怕什么。她停顿了几秒,继续唱歌。她没有说,她怕没有他。那谁说过她是一个坏女孩,上不了天堂的。老夏说,我才不稀罕上天堂,天堂没有大酒大肉,也没有你。我们消耗自己,酒肉穿肠过,佛祖也没在心中。

那时候是真不怕死,每根头发丝儿都在跋扈,跋扈到对世间万物,包括生命都没有基本的尊重。不是不怕死,是我们觉得自己永远不会死。永远不会为钱奔波,反目成仇,费尽心机地算计着,一切只不过为了生存。别说未来,就是下一秒我们都不去考虑。我们觉得,会永远年轻,永远拥有彼此。

Part3

直到有一次真的出事了,就在隧道的尽头,我每天上学打车都会经过的隧道。车上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当场被烧得体无完肤,最后连完整的人形都拼不出来。一个小时前,我和老夏在Party里见过她,漂亮姑娘凑在那谁耳边说话,之后两个人笑得挺暧昧。老夏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当时他们刚闹了不愉快。她和我碰杯,努努嘴,朝着那个漂亮的姑娘,翻了一个白眼,骂了句脏话。

后来女孩的告别仪式,老夏出来后在角落里哭得几乎虚脱,消瘦的肩胛骨一起一伏。大家都以为她们曾是交情甚笃的朋友,谁也不会知道不过是一面之缘。开车的男生家底丰厚,谁也不知道他其实到了第二天下午酒还没醒。之后大家就再也不酒后驾驶了,心照不宣,遵纪守法,而且都开始刻意回避那个隧道。老夏曾经说起这些,说这不公平,为什么只牺牲了他们,我有时候觉得我们应该割一块肉去陪葬。

他们没有绕出青春的城门,我们算是骑着自行车狼狈不堪地逃出来了。可是之后呢,不过是一座更大更大的城,大到根本找不到一个可以逃跑的方向,像是《楚门的世界》,我们把牢笼当世界,为它生,为它死。我们在说要自由的时候,神估计已经笑出了眼泪,所以才有了一场又一场大雨,在每一个闷热的夏天里。


Part4

怎么又跑题了,只是想说说老夏和那谁的。这是一个漫长故事的最终篇,故事里还有很多个老夏,很多个那谁,以及我。


Part5

我写过两次老夏的故事。那谁在这个过程中不止一次找我出来吃饭。他想给我引荐他的新欢。我说我不去,从此以后你就当没我这个朋友。他说,你一直写我们的故事是什么意思,你当大家是傻子看不出来吗。我哼了一声,你当你是谁啊,全国人民都认识你?你是吴彦祖还是金城武啊?除了你周围那些没脑子的小女孩,你算个屁啊。

几秒钟吧,那谁没有说话,我也觉得自己话说重了。

我从没说过,其实我认识那谁,比认识老夏还要早。一开始,老夏在我们眼里也不过是一个出现在他身边的小妞,我们都以为,半个月一个礼拜的事,过眼云烟。可是这个云烟在他身边一过就是三年,最后成了一层绕在他身上的雾。离开老夏之后,他整个人换了颜色,也不是我心里曾经的那谁。

我说我写这些也没什么意思,意思很明白,就是想搞破坏啊,就是想让你结不成婚啊。之后我把电话挂了,那谁也没有再打来。

新人就算再好再完美,作为老朋友的我也很难接受她。我妈用科学解释过这回事,为什么很多做过移植手术的病人会有器官排斥,因为人的器官是跟着人一起长大的,所以身体才接受它们,对于别人的器官,就算再好也不过是别人身上的一部分。

我和老夏平躺在酒店的床上,百无聊赖,聊起往事。她感慨一句,现在想想我的青春真是被狗吃了,除了爱那谁什么事儿也没干成。我说被狗吃了的青春也是青春啊。再狼藉,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和我一起成长起来的器官。


Part6

那年春节假期,那谁和父母回老家去,家里也没有厨师。我们凑在一起,喝最土最贵的红酒,抽最好的雪茄,可是没人会做饭。我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板上看《中华小当家》,看得我们饥肠辘辘。那谁一时兴起,跟老夏说,你要是能做出梅子炒饭我就娶你回家。老夏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从便利店里买来各种话梅,扔在米饭里炒。把厨房弄得乌烟瘴气,一边炒一边说,你娶我啊,你到时别怂,民政局一上班咱们就去领证。我说你都下楼了,怎么不顺手带点泡面回来?后来老夏在那天晚上研究了各种炒饭,红酒炒饭,香槟炒饭,苹果炒饭,人参炒饭,把那谁冰箱里的东西炒完,最后米也炒完了。我们饿得不行,也把那些奇怪炒饭吃了。她问那谁,我什么饭都不会做你还会娶我么?那谁笑着说,当然不娶。老夏像被针戳过的气球,瘪在一边。那谁把炒饭塞进嘴里,摸着她的脑袋说,就算不能娶你我也永远爱你。

现在想来,这真是一句屁话。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不过是来安慰那些失去的人,我们兢兢业业地爱着,受尽折磨,求的不就是天长地久吗?

外面礼花四起,炸开了新的一年。我说,新的一年来了。我们还在一起。但是很可惜,我们一起开了头,却没能一起度过这一年。


Part7

一开始老夏和那谁在一起,我很生气。我觉得她是为了钱,因为我再也没见过像她这样爱赚钱的女孩了。她是我们班最早出去接活的人,给多少钱她都写,虽然我一直觉得,她写得也就那么回事。

因为我她认识了那谁,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谈起恋爱。两个人偷鸡摸狗的时候我都没发现,有一天聚会,那谁说来接我,给个惊喜。车窗降下来,老夏坐在副驾驶跟我挥手,笑得龇牙咧嘴。我脸一沉,伸手拦了辆车就走了。当天晚上我没跟他们说话。后来老夏主动坐过来惊奇地跟我说,不会吧,你不会是那谁的前女友吧?我说不是。她又说那你生什么气。我说,我把你一起叫出来玩,是把你当朋友,可是你呢?

我没说出后半句,可是你借着我傍大款。

直到后来一次,我们一个朋友家里搞了个农场,让我们一起去摘杨梅。开挺远的路,那谁和老夏坐在后座。一般的情节是,女生趴在男生肩膀上睡着。可是那天却是,那谁靠着车窗睡得岁月静好安逸祥和,在颠簸的路上,老夏很自然地把手垫在他的脑袋和车窗之间,还嘻嘻哈哈地和开车的朋友讲笑话,怕他疲劳驾驶。

我是从那一刻才接受了他们这段感情。原来爱这件事是伪装不了的,不用说伪装,其实是藏也藏不住的。而且,她也没因为和那谁在一起之后放弃赚钱,反而越赚越卖力。她要买贵的东西送给他。

后来我问老夏,她怎么喜欢上那谁的。她说,是聚会那天,他们都喝得不少,聊得挺欢。到后来,那谁说里面太热,想出去吃个冰。老夏和他一起出去。以上这些还都在泡妞的正常范畴内。

之后他们在外面吃冰激凌,站在路灯下,打量对方的眉眼,说些有的没的。突然一辆那种卖盗版DVD的流动三轮车经过,上面摊满DVD,音响开到最大,几条街外也能听到。正放着《上海滩》,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特别土的一个场面,没想到两个人异口同声跟着唱起来。路灯下他还皱着眉演得很认真,老夏笑得腰酸。之后两个人就看对眼了。她像少女怀春似的和我说起这段,老夏从小的梦想就是,一个少年,带着坏笑,鲜衣怒马,灯下唱歌。

那谁说,老夏笑起来特别好看。像紫霞仙子。我以前说过,两个人能在一起,大风大浪,相爱相杀,无非是作料,最高级的部分就是恶趣味的高度吻合。

之后他们关系不好,在朋友面前吵架,那谁很爱面子,站起来就走,老夏跟在后面追出去。一个快步向前一个哭哭啼啼地跟着。我们看着也挺烦的,说分了分了大家都轻松,可是他们真的分手,我们都有点失落。他们就像是美剧里的标配,那种跌跌撞撞分分合合却始终不会分手的情侣。像《欲望都市》里的Carrie和Mr.Big,像《绯闻女孩》里的Blair和Chuck,像《老爸老妈罗曼史》里的Robin和Barney。他们是一段生活里的标配,从看第一集时就知道剧终的时候会“从此以后过上幸福的生活”,中间的曲折只不过是给看客添点茶余饭后的谈资。

那天老夏想哄他开心调节气氛,突然站在路灯下唱起《上海滩》,还带着伸手攥拳等夸张动作,旁边路人看着,忍不住发笑,她没管那么多。但是那谁始终没有停下,反而越走越快。老夏唱完整首,那谁没回过头,消失在她视线中。

原来世界上的爱千奇百怪,但是不爱都一个样,那就是淡漠。之后老夏讲起这件事,席间的男生们都说,要是自己也不回头,多丢脸。只有我,坐在她身边,不敢眨眼,怕眼泪矫情地掉下来。这种无力感,谁深深爱过谁知道。


Part8

说说赚钱这件事,在你不赚钱的时候永远无法预计赚钱时候的困难。这一年我们毕业,纷纷踏上工作岗位。当然也有人在家里躺着喝养乐多。很明显的一个差异就是,那些不赚钱的特别鄙视去赚钱的,觉得完全出卖灵魂理想就为了换一套衣裳;而那些赚钱的也特别看不起不赚钱的,心里想着,你他妈连自己都养不活还来跟老子谈理想,何其可笑。

我属于出去赚钱,然后跟那些不赚钱的说,千万别轻易出来赚钱,在家喝着养乐多是极好的。昨天签售完了我打电话给老夏,说头一天晚上牙疼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去根管治疗,打了麻药,脸肿了一半赶去书展,忙了一天。回家发着烧,在微博上把那些说我丑成这样还出来的评论一条条删了再拉黑。

我哭着打电话给老夏,说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工作的人说学校好,才明白为什么要像个好人那样去活,要谄媚赔笑,要忍辱负重,不过为了钱,还要给自己洗脑说我离着理想更近了,我不如去夜总会陪酒。她笑了一声,你真是高看了自己,去夜总会人家也得要你才行,吃片药,早睡觉,做个梦,醒来之后继续活。

去北京出差,我和老夏睡一间房,她换衣服的时候我发现她肚子上有一条疤。我调侃她说,你偷着破腹生产了个娃吗?她说不是啊,阑尾炎,本来医生说不用切的,我嫌碍事,就请了一个礼拜的假给割了。那条疤还是崭新的。我问她怎么不告诉我。她说,我告诉你了你能给我一个好阑尾吗?她没跟任何朋友,包括她的父母说。她说这没什么的,还没拆线她就继续跟剧组了。

她一直比我坚强。在北京那天,她来陪我睡,早上天没亮就悄无声息地走了,她要开两个半小时的车去剧组。之后也没打个电话。我跟她说你这么忙,不用来的,这样多累。她说不累,我就是想你了,想来看看你。


Part9

老夏跟我说,其实你是为了理想,你离着理想越来越近了。只是你害怕失败,害怕落空,所以跟自己说是为了钱。像我离开那谁之后更拼命地赚钱,让所有人以为当初我不过是为了钱和他在一起,其实不过是不想给人留下笑柄,让自己变成一个想爱却没爱到的失败者。

还有,我没车牌号也是我没摇到,并不是故意违规的。那天晚上,我们本来说一起出去喝酒,不醉不归。后来只是平躺在酒店的床上聊天。我们都懒得折腾了,想到明天都得顶着风尘出去奔波,此刻只想保存元气。我们说了好多以前喝多了、爱乱了时候的有趣事。她说想不到那个谁谁谁竟然和谁谁结婚了。我说你还记得谁谁谁吗,当时追谁谁没追上的,现在混得可好呢,前几天还在杂志里看到她的专访,说自己想感受初恋的滋味。我们笑过之后,我接着说,我忘了是谁喝多了,被我们脱到只剩下内裤,套了一个纸箱推到门外跑步。那次我喝断片了。她说,那个人就是那谁,字是我写的,写的是我爱老夏一辈子。

我又觉得自己说错了话,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说点什么岔开话题好。我总这样,不会说话。老夏说,以后就不要再讲我和那谁的故事了。我说,不行呀,我还没对他造成根本性的破坏。老夏说,你怎么还那么天真,我们分开了就是分开了,都认真爱过,两不相欠。我也不想再回忆了,人总是要翻篇儿的。就像我们喝光的酒瓶,元宵节都能搭个闪闪发光的雷锋塔了,最后还不是醒了,一个不剩,全都醒了。

我说,小时候做梦也想当一个大人,连过家家都得抢着当妈,可是越长大觉得越无聊,我们无非是朝着越来越没种的方向活,最后变成一个平庸的好人。她看了我一眼,说,你明白吗,成长并不会让任何人变得更好,只是我们不屑那些鸡毛蒜皮的小坏事,我们野心更大了,要去做更伟大的坏事。


Part10

老夏说,就算再恨,那谁结婚的时候我们也得风光美艳地送上贺礼。我说,你看你看,你还是放不下吧。她叹了口气,说不是放不下,是要让新娘知道,我们那谁也是块宝,外面那么多姑娘爱得很,让她有点危机感,千万别自视甚高,要对那谁好些。

他再坏,我们也是一块长大的,不能让外人欺负我们自己人。老夏说完我转了个身。嘴上说笑,眼泪止不住涌出来。如果她是一个有心机的人,那么心机也太深太深了,深到冷血看客也感动了。


Part11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姑娘问过自己的男朋友,会不会永远爱自己。至少我问过。在爱你的时候,他们一定举手发誓承诺着。可是等到分开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要的不是永远,你只希望他此刻坐在你身边。

这是关于夏小姐的最后一个故事,以后不会再说,也别再问。她可能会换一个名字,出现在我别的故事里,但是夏小姐和那谁的故事,就到这里了。这篇东西就放在这里,不会出现在其他任何地方,关于青春的事,是情怀,被狗吃了也是情怀,不适合用来赚钱花。

我们都是幸运的人,逃过了青春的围墙,还要奢望些什么呢。我并没有变得更好,只是我野心更大了,要努力做更大的坏事去了。希望小伙伴们好运,平安。


Comments | 58 条评论

  • 李凌璋 ( 飞升 )

    回复

    在荔枝听到这篇文章 配上背着吉他的蝙蝠女侠的温暖的声音?就这样被感动了

  • 李凌璋 ( 飞升 )

    回复

    在荔枝听到这篇文章 配上背着吉他的蝙蝠女侠的温暖的声音就这样被感动了

  • 李凌璋 ( 飞升 )

    回复

    在荔枝听到这篇文章 配上背着吉他的蝙蝠女侠的温暖的声音❤就这样被感动了

  • 德马格起重机 ( 元婴 )

    回复

    图片hi女主人公吗

  • 回复

    好长好长

    • Mr.童

      回复

      估计也不会有人看完

  • HAPPY高源子 ( 飞升 )

    回复

    青春的痕迹…

    • Mr.童

      回复

      青春总是这样

  • 飘漠 ( 飞升 )

    回复

    除了爱,我们什么都不会

  • 古艺袋 ( 元婴 )

    回复

    很羡慕你这个年龄想的做的。我也曾有过,一去不复返啊。

    • Mr.童

      回复

      我也跟你一个年龄

  • 七弦琴 ( 飞升 )

    回复

    我还以为你说的是你的夏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