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刺猬乐队在《乐队的夏天》上表演《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这是去年的一首令我热泪盈眶的歌,再次听到依然令我非常感动,我想还是引用曾经对这首歌的评论来表达对它的喜欢。

一首令人热泪盈眶的燃烧的丧歌,让两种截然相反的极端感受在歌中共存,暗无天日却光芒万丈,压抑苦涩又热血飞扬,混沌未凿的世界却敲响了末日的丧钟,而梦的想象却飞出了天际,它的旋律像是八十年代的青年主旋律合唱,置于这氛围之中像是个体在集体中的异化以及对异化的对抗,它合成器的音色让我想到民间土俗大地上红白喜事的喧闹,悲喜交加;它的音乐,是西方八十年代黑暗阴沉的另类美学在这片土地上生出的蓬勃表达,是死之如归,生之响往。

Comments | 1 条评论
游客,你好

*邮箱和昵称必须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