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改变都能惊着自己

  2,905 次阅读

CONTENT

曾几何时,我也是一个绝对不会追赶公交车的斯文人,曾几何时,我也是一个看着车门拥挤绝不会强行挤上车的温婉人,可现如今哪,我变了。而且这变化来的毫无征兆。

事发今天傍晚。我在站牌底下等车,足足等了40分钟都没等来。这大五一的又不堵车是闹哪样啊!况且各种369打头的公交车都从我眼前经过,唯独我要等的那辆死活不来,那一刻我当真是想起了南大爷的签名:总有一天我要把这个世界炸了!

当然我也就是这么一想,接下来我还得乖乖的继续等车。大概是等到了它爱来不来反正我也不着急的程度,它来了。可想而知,一大群人蜂拥而至,我眼看着自己被人推来推去就是没人推我上去,我急了,我对着年轻的售票员喊道:麻烦你把前门开开,我从前边上去。结果那售票员头也不回的说:前门是司机管着,我这不管事。你妹。你这是逼着温婉的人变成悍妇的节奏啊!

说时迟那时快,我仗着胳膊长一把就拽住了门扶手,要不怎么说悲愤是种爆发力呢,紧接着我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句:都给我往里面走走!售票员这次终于回头看了一眼,但还是悠悠的说了一句:后面跟着车呢,等下一辆吧。如我所想,果然是一张有着年轻轮廓却过于老成的公交脸。我说等不了了,再等就一个小时了。其实我心里在说,信你,就等于信服务员说您的菜已经出锅了。

接着售票员看着我一副上不去就谁也别想走的架势,便开始对着车厢里的人喊道:大家都往里活动活动,就差一个人,上不来大家都不能走。车厢里无动于衷,预料之中的无动于衷。

已经挤上去的人是不会再考虑没上去的人的。

我本想着大喊几声,可嗓子还没好利落,所以只能对离我最近的一个大叔说:你往里走走,大叔说我动不了啊,我说那你站稳了,我可要推你了。他说那你推吧,能推动就行,于是我把背包一横就开始使劲推,接着便听到了一连串的哎呦,呵呵,我终于把自己的全身放在车门里面了。

站在车里我就想啊,这世上真的有任何时候都腼腆含蓄的人吗?我想要么是太有钱不用这么风里来雨里去的吧,要么就是还没被生活逼到那个份上吧。

恩,多年以后我们若是能重逢,你一定会惊讶于当初那个连大话都不敢说一句的人,如今竟然敢对着一整车的人大声咆哮了。不过,我还是喜欢现在的自己。因为这种改变,就是现实里最需要的为生存而做出的改变啊。

文/北方有朽木

Comments | 35 条评论

  • 皇冠现金网 ( 筑基 )

    回复

    说时迟那时快

  • 小月 ( 筑基 )

    回复

    为了生存 我们不得不放弃那个安逸的自己

  • 小冰 ( 筑基 )

    回复

    我们一直处于惯性中,以为现在的自己就是真实的自己,其实并非如此,我们都是多面性,我们自己都未必了解自己。如果把我们扔到战乱的场景里,我们可能也会拿起大刀砍向敌人,也许你从来没想过你会杀人。如果把我们扔到了沙漠,你从来没想过一个干瘪的馒头那么好吃。如果把我们扔进了敬老院,你从来没想过原来孩子不在身边的父母是如此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