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改变都能惊着自己

曾几何时,我也是一个绝对不会追赶公交车的斯文人,曾几何时,我也是一个看着车门拥挤绝不会强行挤上车的温婉人,可现如今哪...